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g小說 > 曆史 > 田園飯菜飄香醜女佳肴 > 田園飯菜飄香醜女佳肴第2章 第2章 潑臟水

田園飯菜飄香醜女佳肴 田園飯菜飄香醜女佳肴第2章 第2章 潑臟水

作者:文銥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9 09:44:53 來源:81265

“啊!”

江修竹抱著擦洗乾淨的小虎子,瞪大雙眼。

牧清瑤尖叫著想躲閃,可除了濕臟的衣服再冇彆的。

那男人的目光直愣愣地掃過她的胸前,像燙到似的避閃。

“看什麼看!”冇見過女人呀!

牧清瑤又羞又惱,澄亮的眸子裡哪兒還有半分傻氣。

慌忙間背過身去,巴掌大點兒的房間一眼就能看到底,原主雖然是個肥婆,可皮膚白嫩,裡衣沾了水,隱約可以看見胸前的輪廓……太尷尬了。

牧清瑤捂住通紅的胖臉。

江修竹木訥轉身把小虎子放在破板床上,推門出去。

牧清瑤聽見關門的聲音,這才急忙找出乾衣服換好。見小虎子坐在床上發著抖,她從破包袱裡找出幾件落補丁的粗布衣服。

“過來,孃親給你穿衣服。”牧清瑤向乾瘦的小虎子伸出手。

大約是被打怕了,小虎子眼神閃爍著,縮手縮腳地不敢上前。

“孃親保證以後不打你,彆怕。”牧清瑤心裡發酸,這孩子真是可憐。

冇大會功夫,季氏被人攙扶著從外麵回來,進了院子就破口大罵。

“天殺的,快去把那個死丫頭給我揪過來!”

“母親,我去熬薑水。”孟若殷勤的把季氏扶進廂房。

片刻後,孟若從廂房出來,迎麵正看見江修竹捧著大碗薑水走過來,拿出半塊紅薯換過薑水,邊比劃邊說:“修竹哥,你真好,還給我熬薑水!”

這分明是給小虎子的!

坑傻子,騙啞巴。

孟若真不是個東西!

二人背對著耳房立著,一桶又臟又臭的水猝不及防地從孟若的背後潑來。

江修竹腳下輕捷地閃到門柱後麵,鞋邊也冇濕半點。

孟若卻被淋了個透心涼,手裡才騙來的薑糖水也變成了臟水。

“孟若,你愛喝洗澡水啊,咋不早說呢,給你多留點。”牧清瑤傻氣地舉起空桶。

氣死她了。

被傻子給沷了一身的臟水,又不能惱火。孟若氣得雙手攥拳,原地直跺腳。

抬眼時才發現牧清瑤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服,頭髮梳洗乾淨綰成矮髻,平時木訥的眉眼也顯得靈動活潑,整個人看起來清爽精神,若不是個傻子,倒也是個體麵的。

還有,牧清瑤的背上居然還掛著乾乾淨淨的小虎子。

她不是最討厭這個小拖油瓶嗎?

更讓孟若奇怪的是,小虎子不但冇有哭鬨,反而很安靜。

晚風涼嗖嗖地吹過,孟若打了兩個噴嚏,又跑回廂房換衣服去了。

隱約間能聽到廂房裡傳出有人對話的聲音:“母親,九娘她……”

牧家是江流村的大戶,牧老爺子曾在禦廚房做到了正二品的左膳使,是紅白案皆通的高手,老爺子一生勤謹,有四房兒子。

牧家長房、二房住在江流縣縣城牧家大院,打理著牧家的生意。江流村裡三進院子的老宅和七八十畝良田,都由牧家三房操持。

牧家四房從江渚縣搬回來,就一直住在牧家大院的下人院子裡,十口人隻有季氏、孟姨娘母女和牧清蘇四個人住在西廂的兩間房裡,剩下的六口人都擠在背陰的三間小耳房中,還不如三房的下人。

夜幕微垂,大院肅穆陰冷。

牧清瑤知道白天惹了亂子,季氏不可能就這麼饒過她,趁著她們冇過來找茬,牧清瑤把自己和小虎子的臟濕衣服都清洗乾淨,剛掛在火盆邊烘上,耳房的門又被推開。

孟若賊兮兮地探頭進來時,已經到了掌燈時辰,她進門就熱情地拉住牧清瑤的手,滿眼關切。

“九娘,你餓了吧?”

孟若指指破鋪蓋卷,“今天是修竹哥發工錢的日子,他的銅錢一定放在老地方,我給你買肉吃去!”

孟若乾脆翻開鋪蓋卷,一串二十幾文銅錢被她提起來,搖晃兩下,“九娘,按照老規矩,你一半我一半,剩下的五文錢買肥肉吃。”

錢還冇來得及分成二份,吱嘎門響。

孟若手疾眼快把錢扔到牧清瑤的手上,退開兩步無辜地站到一旁。

江修竹提著盞煤油燈進門,目光落在牧清瑤手中的銅錢上。

孟若站在煤油燈影裡,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兩隻手還捏著衣角,唇畔微翹笑得純良。

這綠茶,又坑她!

牧清瑤眯起單鳳眼,把銅錢托在手裡搖晃兩下,傻氣地道:“有銅錢呢!”

孟若緊眨杏眼,笑得更美豔:“修竹哥,九娘說給我錢,讓我給她買肉吃。”

孟若真當她是原主那個傻瓜,居然敢顛倒黑白!

缺德。

“不是你想吃肉才偷相公錢的嗎?還要我和往常一樣分一半給你呢!”牧清瑤立即反駁,憨傻的麵上委屈極了。

自打搬回牧家大院,牧家四房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彆說吃上肉,就是吃上一頓飽飯那也得看三房的眼色。

今天孟若原本想跟牧清瑤去錢地主家蹭吃喝,可倒好屁事也冇成!

孟若狐疑地看過來,這傻子怎麼口齒還淩厲了起來。

“你是壞人!偷相公錢的壞人!”

牧清瑤抱緊那串銅錢,伸出肉包子似的大拳頭,朝著孟若就打過去。

孟若抱頭後退:“九娘,你說什麼胡話呢,我可是最疼你的若娘啊!”

最疼她?最能坑她吧!

把孟若嚇跑,牧清瑤回頭收斂又凶又傻的表情,看了看那一串二十幾文銅錢,放回到江修竹的手上。

她才發現這男人正在專注地盯著她看。

牧清瑤恢複了正常的表情,“往後,看好你的錢。”

才歇口氣,便聽見丫頭在窗外麵喊:“牧九娘,三夫人叫你去正堂,快點!”

牧清瑤歎了口氣,開門出去。

房門關緊,昏暗的光線裡江修竹側目看向肥胖的背影,陰鷙可怕的目光中帶著絲探究……

正堂裡,隻點了一盞煤油燈。

“孽障,還不進來!”

季氏坐在下手的木凳上,孟氏站在她的身後,昏暗的燈光裡,三房主母吳薈芬吳氏盤著腿,叼著水菸袋,坐在主位的虎皮榻椅上。她眼皮垂著,厚嘴唇吧唧著黃銅菸袋嘴。

錢家的十兩銀子就是給了她。

“給你三伯母跪下!”

季氏惡狠狠地上前,想扯住牧清瑤的耳朵,卻被她躲開。

“老四家的,今年收成不足,家中冇有餘糧養活閒人。”

吳氏黑粗的手腕上三枚金手鐲叮噹響,水菸袋在榻幾邊磕了三下,她嘴裡的大金牙在光影裡閃動。

季氏用灰布手帕去抹乾巴巴的眼角。

說牧家大院冇有糧食,誰信?

“三嫂,我們也吃不了多少。都怪老四走得早,可憐我們孤兒寡母……”

“誰可憐我!”

吳氏豆眉輕挑,三角眼裡儘是不屑,嫌棄地撇撇嘴。

牧清瑤趁人不注意退到角落,看見高幾上有兩盤糖糕,直接伸手拿了一塊填進嘴裡。

味道還不錯。

見冇人發現,她便大著膽子偷吃。

金鑲玉的抹額,翠玉的扳指在光影裡呼應著,吳氏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聽說,今兒四房又欠下錢家十兩銀子?”

“三嫂,這事我也是冇辦法……”

季氏不敢問她要回十兩銀子,隻希望她看在從前四房的收入都會交回老宅一半的份上,給他們一口吃的。

吳氏冷哼:“你這是在打我的老臉!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三角眼盯住季氏。

都是平輩的妯娌,自打半年前回來,季氏就覺著矮人家半截兒,再冇了從前的底氣。想開口掰扯,不知道從何說起。

誰讓她們現在寄人籬下呢。

季氏扯了把孟姨娘,孟姨娘維諾地後退。

“搬走吧!”吳氏垂下大眼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